作者:任天佑
  軍事領域最深層的較量,是軍事思維的博弈,是人頭腦的較量,是對思考、設計和創造未來戰爭能力的考驗。軍事變革必須跳出既有思想框框,跳出思維路徑依賴,確立面向未來、塑造未來的思維,必須剋服守舊觀念、守常思維、守成心理,重塑軍事思維模式,以最新最勇敢的頭腦推進觀念創新和理論創新,為軍事改革攻堅克難,提供優質的思想智慧和理論引領。
  當今世界,大國崛起必定伴隨軍事力量強大。發展軍事力量,根本動力和路徑在改革。在跨過一定物質層面門檻後,決定軍事改革前途命運的,是精神層面特別是觀念變革。只有突破思想觀念束縛,才能帶來軍事領域的思想活力與實踐活力,進而更好地找準把握改革方向目標和著力點,凝聚改革共識和力量。突破思想觀念束縛,是軍事改革攻堅期深水區首要的緊迫任務。
  最深層較量在於軍事思維博弈
  思想是地球上最美麗的花朵。但人的思想又總是受到這樣那樣的束縛。解放思想,就是要從束縛自身的傳統觀念中解放出來,從片面性絕對化的思想方法中解放出來,從狹隘固化的思想狀態中解放出來。人類每一次掙脫這種束縛,就會帶來新的思想解放,釋放新的社會活力,進而引起社會大轉折大變革大發展。
  軍事領域是競爭最激烈、最具有活力的領域,也是最需要解放思想的領域。從人類軍事史看,每一次科學技術進步運用於軍事,都以不可逆轉的力量要求人們以新的思維思考軍事領域新生事物,帶來新一輪軍事理論突破,引發重大軍事變革。在科技革命、產業革命加速發展的今天,誰能最早突破陳舊思維束縛,以先進理念引領軍事發展未來,誰就能贏占先機;誰故步自封,墨守成規,誰就會錯失寶貴機遇,陷於戰略被動。
  打贏,是軍事領域唯一不變的準則。軍事改革是軍隊生存發展之道,是克敵制勝最深層機理。而每一次軍事改革重大突破,每一次戰爭形態由舊向新變遷,每一次軍事發展躍升,關鍵不僅在物質力量積累,更在於思維方式轉變。思維方式變革才是軍事變革的樞紐和關節。從這個意義上說,軍事領域最深層的較量,是軍事思維的博弈,是人頭腦的較量,是對思考、設計和創造未來戰爭能力的考驗。歷史上每一次軍事變革,都必然伴隨軍事思維的變革,或是觀念突破引發軍事變革,或是軍事實踐倒逼思想的解放。突破思想觀念束縛,既是推動軍事變革的最深層動因,也是與對手爭時間、比效益的預先生死對決。
  軍事變革要跳出路徑依賴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在新科技革命浪潮推動下,一場世界性新軍事革命迅速興起,各軍事強國競爭角逐更趨激烈。軍事技術日新月異,武器裝備發展周期加快,軍事理論創新持續加速,戰爭成為體系與體系的對抗,並由平臺中心向網絡中心演進。由此帶來的,軍事體制結構由機械結構向有機結構演進,適應未來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新型體系構建不斷取得新進展。這些新特點新趨勢生動說明,現代戰爭已經不是過去意義上的打仗模式,現在軍隊建設也不是傳統的發展模式。
  軍事革命發軔於技術革命,成熟於體制創新,這中間必須經過理論轉型,尤其是思想觀念的升級換代。在一定技術和武器裝備基礎上,通過提出新的概念和理念改變思考戰爭的理論和方法,通過設計新的建設思路和發展模式提高軍事變革質量,通過塑造新的決策環境和轉型文化加快軍事變革進程,成為新軍事革命的鮮明特點。如今,有什麼條件打什麼仗的兵家要訓,正在被有什麼理論打什麼仗、有什麼思維方式打什麼仗所取代。未來戰爭形態究竟如何演變?軍隊體制結構如何調整?軍事體系如何重塑?怎樣才能在下一場戰爭中先於對手、強於對手、高於對手?這是新軍事革命時代任何軍隊都必須面對的重大問題。突破這些問題,首先要求思維方式的深刻轉型。
  從軍事理論和實踐拓展看,軍事思維正從線性、確定性、還原性的思維,向非線性、複雜性、系統性、不確定性思維深化。現代軍事領域最需要的是未來思維,即從適應未來向設計和創造未來演變。黑格爾說,哲學就像貓頭鷹,要等黃昏到來才會起飛。馬克思則說,哲學應該是迎接黎明的“高盧雄雞”。貓頭鷹與雄雞的區別在於:前者註重歷史反思,是向後思維;後者註重前瞻未來,是向前思維。現實中,許多人往往偏重從歷史和現實中尋找並認識軍事發展規律,在矛盾問題面前,習慣於在傳統和經驗框架內找答案,很難有所突破和超越。軍事變革必須跳出既有思想框框,跳出思維路徑依賴,確立面向未來、塑造未來的思維,既重視歷史、觀照現實,又更加重視研究和塑造未來。這種思維批判現實,超越框框,塑造未來,因而更具有風險性、不確定性,有可能失敗,但最大的創造性往往存在於這種不確定性之中。
  重塑軍事思維模式
  軍事領域作為最需要變革的領域,卻往往最難以推進變革。一支軍隊所形成的體制機制、經驗做法等,大多是從戰火中得來的,甚至是在慘敗中獲得的,在不打仗的情況下,沒有切膚之痛甚至吃大虧,很難痛下變革決心。同時,思維慣性帶來路徑依賴,因為既有知識和習慣,已積澱於人們下意識中,思想和行為往往變成了自動反應,出於思維自身的“惰性”,人們對真正的改革難以適應,也很難主動推進。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許多曾經創造輝煌的軍隊,總是等吃了敗仗後,才不得不進行改革。
  我軍是從革命戰爭年代發展起來的,有著輝煌戰史,形成了一系列特有優勢。改革開放
  以來,我軍現代化建設取得巨大成就,在一些重要領域取得重大突破,但目前我軍還處於機械化建設尚未完成、信息化建設加速發展階段,軍隊現代化水平與國家安全需求和世界先進軍事水平相比還有很大差距。然而,與物質形態方面差距相比,更可怕的是思維觀念滯後。我軍有光榮的陸戰史,長期處於計劃經濟環境下,又歷經機械化建設長期發展,決定了軍事思維不可避免地帶有經驗性、保守性,有的人身處信息化時代,思想觀念仍滯留於機械化戰爭,習慣於用傳統思維定勢認識問題、謀劃工作。現在人們嘴上說的是明天的戰爭,實際準備的是昨天的戰爭,思想深處的未來戰爭模式還是昨天的戰爭。
  影響軍事思維轉變的,還在於人們很容易留戀和沉浸於傳統理念,尤其是機械化戰爭理念,認為靠既有理念及體制結構也能贏得未來戰爭。信息化條件下,戰爭進入發現即摧毀的秒殺階段,規模在變小,進程在加快,一個戰鬥就是一場戰爭的時代已經到來。現代戰爭表明,傳統“一系列戰鬥構成戰役”理念正在走向終結,“數個戰役構成戰爭”理念必須重新審視,整個作戰理論需要重新構建。必須剋服守舊觀念、守常思維、守成心理,重塑軍事思維模式,以最新最勇敢的頭腦推進觀念創新和理論創新,為軍事改革攻堅克難,提供優質的思想智慧和理論引領。
  跳出既定定勢思維
  當前,軍事領域的思想束縛,還有視野胸襟。視野胸襟,是建設與我國國際地位相稱、與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相適應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打造強國軍隊、一流軍隊的關鍵精神要件。只有視野廣闊,才能發現新領域,開拓新資源,贏得新優勢。這種視野胸襟,應該是全球視野、世界眼光。全球化時代的今天,信息、技術、資本在全球配置和流動,經濟、政治、軍事在國際間互動空前緊密。思考未來戰爭,謀劃軍事力量體系構建,必須突破地域性、民族性、國家性的限制,從世界看自身,從全球看未來,在更大範圍延伸思維觸角,運籌最優質資源,吸收最優秀思想,來發展自己、塑造自身。
  視野胸襟要廣闊,還要宏大。中國軍隊由大向強,建設一流軍隊,必須具備一流軍隊風範。一方面,我們的一流,應當是與世界強手比肩的一流,是敢於與強手對決並戰勝強手的一流,而不是立足一隅,或自己歷史上的一流。另一方面,吸納一切新思想新觀點新經驗,對世界軍事領域最新成果充分借鑒吸收,容得下各種不同聲音,形成最具活力的創新思想源頭。更重要的,是在對未來趨勢把握和主動權掌握上,不僅是可預見將來,還要思考未來更遠時段的發展,力求比對手看得更遠,預見性更準,引領軍事發展潮流而不是跟進,創新發展模式和作戰樣式而不是適應,從而構建起當代中國軍事思維應有的宏大視野和抱負。
  這種視野胸襟,還要與民族復興歷史進程和國家利益拓展需要相適應。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既面臨難得發展機遇,也孕育更加嚴峻挑戰,尤其是面對大國崛起摩擦期的不確定性因素增加,軍事能力必須有質的躍升,既要能為國家發展提供傳統意義上的安全保障,還要應對來自全球的各種威脅,包括來自陸、海、空、網絡、太空、生物等威脅,以及未來可能出現的新威脅形式。這就要求必須跳出自我感覺良好,只在自身發展縱軸上自我慰藉的定勢思維,提升立足大格局、思考大問題的戰略思維能力,在國家安全、軍事發展和戰爭領域提出與民族復興相適應的大思想,概括提煉具有中國氣派的新理論,在更大視野層面思考和擔負起軍隊的責任抱負。
  突破利益固化藩籬
  不容忽視的,還有利益固化的藩籬。當思想觀念碰到利益藩籬,衝破思想觀念束縛會變得更加艱難。現實表現是,觸及利益比觸及靈魂更難。有的人說到解放思想,口若懸河,有見識、有勇氣。但一碰到利益,尤其碰到與自己相關利益就縮了回去。比如體制編製改革,誰都不願裁減自己;精簡機關、減少非戰鬥人員,誰都不願調整優化自己。有的在這個軍種說這個軍種重要,在那個部門說那個部門必需,在某個單位說某個單位關鍵,只能增擴升,不得精簡減,利益藩籬成了一些人思想上跨不過的大坎。正所謂改革不來盼改革,改革來了怕改革,改到自己怨改革。
  問題複雜性還在於,觀念轉變遇到利益障礙更難通行,但突破利益固化又往往髮端於觀念更新。大衛 休謨說過,儘管人是由利益支配的,但利益本身以及人類的所有事務,是由觀念支配的。縱觀人類歷史,幾乎所有偉大變革,都是由理念更新引發的,許多變革事實上還是由舊體制下既得利益中的一些人領導的,這些人之所以成為改革領導者,首先是因為有了新的理念。理念塑造制度體制,理念變革是社會變革和發展的引擎。只有理念更新,才有超越現實的目標追求,產生擺脫利益羈絆的動力,形成超越既有利益格局的改革共識。
  從這個意義上,擺脫利益固化掣肘,既要思想觀念突破,更要思想境界提升,要有苟利國家生死以的情懷,有計利當計天下利的追求,有強國強軍的使命擔當。最可怕的,是僅僅盯著自己或單位那麼一點利益;最需要的,是軍人為國為民置生死於不顧的血性。軍人的血性不止在戰場上,更應當在強軍征途上當解放思想的先鋒,做衝破利益固化藩籬的驍將。擔負強軍興軍使命的新一代軍人,更應有自外於既得利益的政治勇氣和擔當,站在實現強軍目標高度思改革,站在提升信息化條件下戰鬥力高度謀改革,站在面對未來戰爭真正能打勝仗高度搞改革,憂中國軍事發展之憂,謀打贏未來戰爭之謀,為強軍興軍貢獻智慧和力量。
(編輯:SN063)
創作者介紹

Park

ab00abao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